古诗 数字诗发展

数字诗简介


数字诗定义

数字诗中的数字是抽象的,而诗歌是要用形象思维的,然而这两者结合,同样有佳作产生:可以是豪放的,“黄河入天走东海,万里写入胸怀间”;可以是细腻的,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;可以是沉痛,“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。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”;可以是感伤的,“六朝如梦鸟空啼”;可以是愤怒,“一朝封奏九重天,夕贬潮阳路八千”;可以是夸张,“孤臣霜发三千丈”;可以是讽刺,“三千宠爱在一身”;也可以是欢快的,“两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”…… 不过,这些诗中的数字,仅是作“镶嵌”之用,真正的数字诗,必须是以数字为主体,如南朝民歌中的“江陵去扬州,三千三百里。已行一千三,剩有二千在。”可以解读为是一个长途行者的倦歌——他在不停地算里程;也可理解是一个远离家乡,归心似箭的男子的情歌,期盼着早一点与心上人见面。——其实,路还长着呢。心理描写非常准确。 另一首“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;庭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”。个位基数词全无遗漏,又描绘了一幅恬淡宁静的田园风光,用之作为蒙童读物,真是一举两得。 电视台曾播放过的《宰相刘罗锅》,内中有一处情节:乾隆皇帝手持一枝鲜艳的红花,将花瓣一片片地剥落抛撒,口中念念有词,“一片一片又一片,二片三片四五片,六片七片八九片”,刘墉信口接了一句,“飞入草丛都不见”。众人大笑。这出戏编得并不好,红花入草丛怎会都不见?明显有疏漏之处。 故事的“原产地”是出自明朝布衣才子徐文长。一个冬日,他踏雪孤山,见放鹤亭内一群秀才正借酒赏梅,便进前求饮。秀才们不识泰山真面目,道是诗人聚会,不会写诗者不能在此喝酒。徐文长便“一片一片又一片”地作起咏雪诗来,前三句尚未念完,众秀才已是笑骂成“一片”了,说道,你这俗子是否只认识得数字和“片”字?想不到第四句“飞入梅花都不见”一出,秀才们顿时大惊失色。白雪飞入号称“香雪海”的孤山梅林之中,当然是看不见了,这种深邃苍茫的意境,奇特精妙的构思,才是化腐朽为神奇的“数字诗”。

数字诗类型

数字诗有两个概念:

一是以数为题,明徐师曾在《文体明辨序》中说:“按诗以数题者,如四时、四气、四色、五噫、六甲、八音、十索、十离、十二属等;”此类诗又可称为数名诗。

二是将数字嵌入诗中,与其它词语组合,全诗融为一个整体。诗中的数字可以从一至十按顺序排列,也可以从十到一倒排;有时数字也可打乱顺序置于诗中;数字也可一个或两个乃至多个巧妙运用在诗中,其变化可说多种多样。


数字诗举例

《山村咏怀》 北宋 邵康节

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。

亭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。

《咏雪》 清 郑板桥

一片二片三四片, 五片六片七八片;

千片万片无数片, 飞入梅花总不见。


数字诗特点

单纯来看是枯燥乏味的,如果巧妙地运用它,进行加工,嵌入诗歌,结构精巧,能使诗歌形式奇异,读起来琅琅上口,有独特的风味。

数字混嵌类

指的是诗词中不按顺序镶嵌入数字,而起到一种新奇的表述效果。但至少嵌入的数字要在三个以上才算。

诗中数字不按顺序排列,这种变化,从唐代就已开始。唐代诗人张祜的《宫词》:“故国三千里,深宫二十年。一声何满子,双泪落君前。”卢仝的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:“日高丈五睡正浓,军将打门惊周公。口云谏议送书信,白绢斜封三道印。开缄宛见谏议面,手阅月团三百斤。……纱帽笼头自煎吃,碧云引风吹不断。白花浮光凝碗面,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,三碗搜孤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发清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……”这些数字安排在诗中,完全无规律可寻,以适应文意为主。此外,唐五代以后的一些禅诗、劝善诗以及偈颂诗等,有的也将数字嵌入句中,但并不一定置于句首,也是正规数字诗的一种变形。越到后来,变化越多。

数字反复类

即指同一数字在句中反复出现。最典型的当是“一字诗”。

如元徐再思的《双调 水仙子 夜雨》:“一声梧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,三更归梦三更后。落灯花,棋未收,叹新丰逆旅淹留。枕上十年事,江南二老忧,都到心头。”

其中反复使用“一”和“三”两个数字。

又如:使用一到亿数字在句中大小数各出现一次. 最典型的藏头诗<<同心>>

一盆雨倾亿家漂,

二官浓情万丈高。

三面风袭千家客,

四邻清浊百次挑。

五时安睡十点醒,

六遇困境九次逃。

七碗粗食八杯酒,

八敬恩人七手摇。

九鼎感言六腑述,

十里耕耘五畜饶。

百世盛景四方赞,

千年安泰三界超。

万代中华二度跃,

亿人同心一浪潮。


数字诗发展

历代诗人所写的数字诗,在歌行体古诗、绝句、律诗中,均有体现,像明方孝孺的《闻鹃》是一首长短句的古诗,诗中嵌入了一至九的数字;旧时习字帖上有一首绝句,或传为元人徐再思所作:“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。亭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。”将数位嵌入而形成律诗的如清人黄焕中的《闺怨》:“尺楼台万丈溪,云书八九寄辽西。忽闻二月双飞雁,最恨三更一唱鸡。五六归期空望断,七千离恨竟未齐。半生四顾孤鸿影,十载悲随杜鹃啼。”还有的以数字开头,组成数字组诗,如:元人王克恭的《武夷九曲棹歌次朱文公韵十首》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北京国学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bjguoxue.com/zhishi/177.html

热门诗词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